遼寧:愛歌華、紅杉兒等48批次紡織類商品不合格 50年如一日專攻手工印染68歲大伯成“非遺”傳承人

來源: 網絡整理 2020-01-27

6月19日,遼寧省工商局發布日前對紡織類商品的抽查檢驗結果,此次共檢出48批次紡織類商品質量不合格,包括愛歌華、紅杉兒、家家旺家紡、VIZIFAN等品牌。據介紹,遼寧省工商局組織對紡織品類枕套、床單、毛衣打底衫、男褲、女褲、馬甲、羊毛衫等商品的抽查檢驗,發現此類商品的纖維含量、纖維含量的標識和使用說明項目不合格問題突出。在不合格紡織類商品中,羊毛或羊絨成份含量與標識不符的問題多有存在。

標稱生產者汕頭市潮南區愛歌華服飾有限公司、規格B類、商標愛歌華的1批次毛衣打底衫和1批次打底小衫,同件產品的不同形式標簽上纖維含量不一致,2批次商品纖維含量的標識項目不合格。

標稱生產者桐鄉市濮院紅杉兒針織制衣、規格B類、商標紅杉兒的1批次羊毛衫,未采用纖維的規范名稱,纖維名稱與產品中所含的纖維不符。該批次羊毛衫標識含量標準值:羊絨16.8%、超細羊毛64.7%、抗起球纖維18.5%,上述3項的允許偏差都是±5%,實測值為聚酯纖維53.5%、粘纖24.1%、腈綸22.4%(含膠)。該批次商品的纖維含量和纖維含量的標識兩個項目不合格。

標稱生產者南通家旺家紡紡織品有限公司、商標家家旺家紡的1批次床單,產品應標明所執行的國家、行業、地方或企業的產品標準編號,實測無產品標準,其使用說明項目不合格。此外,標稱北京慧之芳制衣有限公司生產的VIZIFAN羊毛大衣,標識含量面料為羊毛85%、允許偏差±5%,羊駝絨10%、允許偏差±3%,錦綸5%、允許偏差±3%,實測值面料為聚酯纖維76.7%,羊毛23.3%;標稱上海倪敏服飾有限公司生產的北極金企鵝羊毛衫,標識含量中羊毛為70%、允許偏差±5%,實測值為羊毛含量56.3%。

遼寧省工商局表示,已安排屬地監管部門依據《產品質量法》的規定,對相關經營者的違法行為進行處理。

同時提醒消費者:購買服裝應選取吊牌信息完善的產品;選購衣物要注意商品的纖維成分名稱,遇有抗起球纖維、天絲、人棉、人造絲、混紡、化纖等纖維名稱標注不正確的要謹慎購買;注意留存購物憑證,以備日后維權所需。

50年如一日專攻手工印染68歲大伯成“非遺”傳承人

真絲印花被面、藍印花布、藍印拷花頭巾……你對這些老底子的東西都熟悉嗎在很多年前的杭嘉湖一帶,這些東西可流行呢,特別是“鳳穿牡丹”的真絲印花被面,幾乎家家都有。

如今,這些東西越來越少,很多人都把它們當古董了。

但在浙江省北部的海寧市黃灣鎮(尖山新區)大臨村,年近古稀的鄔韻生仍在繼續從事制作這些“老古董”。

半個世紀如一日,他練就了精湛的技藝,成了這項“非遺”技藝的代表性傳承人。

半世紀練就印染絕活鄔韻生今年68歲,仍會經常在家里忙忙碌碌地幫人趕制真絲印花被面。在他家中,兩床白色的真絲被面被他鋪在操作臺上,只見他手握刷子,不斷舞動,不一會兒,白色的被面就被染上粉紅色、橘黃色的圖案。

“這是一幅鳳穿牡丹圖,寓意著吉利、美好和富貴,過去嫁女兒,幾乎家家都會準備這樣的被面。鄔韻生說。

“手工印染是門老手藝,我18歲開始當學徒,現已整整50年了!”據鄔大伯回憶,他初中畢業后正巧遇到生產隊辦印染作坊,大隊領導看他有文化,便叫他到印染作坊來工作。8歲的鄔韻生跟隨手藝很好的黃炳鰲學印染,從刻畫制版、調色到印花、高溫定型,十八般手藝樣樣都學,久而久之便掌握了拷花的制作手藝。

之后,他又掌握了印染作坊手工印花和刻花版的高難度技術,無論客戶需要什么樣的花紋,他都能自己制版、自己印刷。

樂在其中成了傳承人據了解,海寧黃灣的印染作坊起于清朝,相傳乾隆皇帝下江南時,發現這里女子的頭上都包著藍印拷花頭巾,被這頗有江南特色的頭巾所吸引,便讓一家染坊趕制180條藍印拷花頭巾帶回京城。

“藍印拷花頭巾、印花布流行于上世紀50年代至80年代,幾乎家家戶戶都有印花布。鄔大伯說,那時中老年婦女在田間勞作時頭上包著印花頭巾,成了田野上一道亮麗的風景線。

“隨著人們生活水平不斷提升,審美觀也在悄然發生變化,手工印花布不再成為人們追求的對象。鄔大伯說,1990年前后,各地村辦印染作坊相繼退出了歷史舞臺,員工解散。他不愿放棄這門從小就熱愛的手藝,請求村干部讓他繼續干下去,村里便繼續掛著染坊的牌子,但只有他一個人堅守著這古老的手藝。992年,染坊正式與村里脫鉤,成為個體染坊。

印一床真絲印花被面,一般要花上90分鐘時間,來回在操作臺的左右前后跑上十幾圈,換上十幾張花版,還要調十幾次顏料,特別是換花版時,每張花版放下去都要對準被面的圖案,稍有差錯就要賠錢。

被面印花后還要放在爐灶上蒸,這樣真絲印花被面不易褪色。

這項工藝非常復雜,收入卻并不高,但即便如此,鄔大伯也難以舍棄這個干了幾十年的老行當,只要有人拿來真絲被面要印,他從不回絕。

鄔大伯說,盡管從事這個行當非常辛苦,賺不到錢,但他還愿意繼續堅守,因為這已成了他的愛好,能給他帶來快樂,也是這份熱愛這份堅守,讓他成了海寧市非物質文化遺產手工印染傳承人。

“在我的晚年,我要把這門老手藝更好地堅守下去并設法傳承下去!”他說。

上一篇: 人民幣貶值推升紡織業景氣...

下一篇: 2018年5月中國棉紡織...

猜你喜歡

?GUESS YOU LIKE
產品推薦
發布求購者信息 x
*
*
*
*
梦幻卖眼赚钱啊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