紹興柯橋:“一塊布”織出國際紡織之都 紡織業逆襲:傳統制造業的智能化轉型

來源: 網絡整理 2020-01-27

紹興柯橋,被稱為“托在布上的經濟強區”,是全球規模最大、經營品種最多的編織品集散中心。

可在改革開放前,這里的老百姓卻只能躲在自家的閣樓上“偷偷賣布”。

改革開放40年來,這里發生了怎樣的變化在位于紹興柯橋的中國輕紡城國際物流中心里,貨車往來,迎來了一天當中最為忙碌的時刻。

中國輕紡城國際物流中心運輸工人說:“我們這個是運去河北的,裝好去大連??聵?作為全球規模最大,經營品種最多的編織品集散中心。每年,從這里運走的布匹,占全國紡織市場的三分之一,全球的四分之一。

中國經紡城國際物流中心工作人員說:“貨車的進出量大概平時淡季在每天350輛左右,旺季的話可能會翻倍到每天700左右??蛇@么熱火朝天的場景,放在四十年前,想都不敢想。

中國輕紡城是由上世紀80年代的一條“河邊布街”逐漸演變而來,這張珍貴的老照片就記錄了,當時河邊布街的原始交易場景。

四十年前的柯橋,紡織產業開始興旺,但那時候私自賣布不被允許,老百姓只能偷偷賣。

布商傅光澤做了40年的紡織貿易,見證了那段歷史。

浙江凡特思紡織品有限公司總經理傅光澤說:“那時候買布就偷偷的過來,有介紹人領到那里,在閣樓上把布看好,就抱兩匹布走了。80年代初,踏著改革開放的浪潮,柯橋的紡織產業逐漸從灰色地帶走進陽光里。

可一下子爆發的紡織產業,也讓政府促不及防。

那時,沿著104國道,到處都是販賣布匹的攤販。

為了改變無序發展的狀況,時任紹興縣委書記陳禮安拍板,建一個輕紡城。

時任紹興縣委書記陳禮安說:“這件事情定下來以后絕大多數的企業都擁護。

改革開放那個時候提出來,就是三個放——放手、放膽、放權,沒有改革開放這些事情不會去想,也沒有這么大的膽子。988年10月1日,“紹興輕紡市場”正式成立,經營面積2萬平米,成了當時浙江省最大的室內專業市場。

之后的10年間,柯橋紡織產業銷售額突破249億,市場交易額也從最初的2億元增長到302億元。

然而,快速發展的勢頭并沒有一直持續,受亞洲金融危機影響,1998年,柯橋紡織產業出現下滑。

時任紹興縣外經貿局局長施平平說:“你要找出路啊!那怎么辦呢一方面要鞏固國內的市場,另外就是還要開拓國際市場,外貿市場怎么拓展,當時是一片空白。為了盡快打開國際市場,當時的紹興縣委縣政府一方面開始引導企業家重視國際貿易,一方面積極向上爭取進出口經營權、許可證,并出臺獎勵政策。

很快,整個紹興縣紡織業形成了“無外不榮”的觀念。

浙江凡特思紡織品有限公司總經理傅光澤說:“發展功臣,這是2011年的時候政府頒發給我的。

那時候應該兩三千萬美金吧。

現在是將近2億美金了。傅光澤的成功只是一個縮影,隨著改革開放的不斷深化,2017年,柯橋紡織品出口達到621億美元,是1997年的388倍。

輕紡城市場群交易額達到1642億元,連續30年位居全國紡織品專業市場第一位。

浙江宣德紡織品有限公司總經理沈雪芬說:“你看這個,很時尚、很大牌的。從“河邊布街”到“布滿全球”,輕紡城并不滿足。

如今,輕紡城正接軌時尚生態圈,布局未來。

中國輕紡城建設管理委員會副書記裘建華說:“今年我們又將引進100名的國外的設計師和1000名的國內的高級設計師,來引領我們輕紡城的時尚發展。今年9月,首屆世界布商大會將在柯橋舉辦,眼下柯橋正在全力準備,期待進一步掌握了市場話語權和時尚話語權。

紹興市柯橋區委書記沈志江說:“我們下一步將進一步深化改革開放,積極融入一帶一路國際市場,以市場為風向標產城同步發展產城融合,傾力打造新時期的國際紡織之都。

紡織業逆襲:傳統制造業的智能化轉型

“你從北京來柯橋一定是因為紡織吧,柯橋這個地方十個人里面有九個是做紡織的。出租車司機操著一口地道的紹興話對《中國企業報》記者說,這從側面印證了浙江紹興柯橋是“托在一塊布上”的魅力新城。

不知從何時起,紡織、服裝等傳統制造行業成了“低端”和“廉價”的代名詞。

而在柯橋這個匯集了1200多家規模以上工業企業、擁有全球近1/4紡織產品交易量的中國輕紡城里,記者通過走訪花型、紗線、面料、布藝等多家企業,切實感受到了紡織業正在轉型升級。

自主研發新技術浙江新樂紡織化纖有限公司是一家從事中高檔男襯衫面料的紡織生產企業。

走進公司的研發設計中心,各種不同系列、顏色、圖案的面料整齊地疊放在展臺上,琳瑯滿目,這便是被客戶喻為襯衫面料“超市”的樣品展示室。

“這種天絲棉面料,和棉結合后色澤鮮艷,柔和滑爽;這種銀抑菌防臭面料,采用了世界先進的銀離子殺菌技術。新樂紡織辦公室主任徐國友向記者介紹道。

徐國友告訴記者,企業的襯衫面料是傳統產品,一直以來生產主要依靠客戶提供樣品,企業按樣加工,在很長一個時期內僅停留在制造車間的地位,不但產品附加值低,而且企業沒有定價權,完全受制于人。

“只有產品自主創新,推動企業轉型升級,才能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站穩腳跟。徐國友說,為此企業在2002年設立了襯衫面料研發中心,專門從事新產品開發,以不斷推出的新品種來滿足下游襯衫服裝企業的需求。

浙江吉麻良絲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紡織新材料、紗線面料、服裝服飾及居家產品設計研發及生產為一條龍產業的紡織型科技企業。在柯橋總部的漢麻美學生活館展館內,公司總經理王珺華指著墻上的展板,從“西施浣紗”、“越貢麻布”、“越麻濫觴”講起,對漢麻的發展歷史及特性娓娓道來,如數家珍。

“紡紗是織布的基礎,有一根好的紗才能織出好的布。

而紡紗這個環節的核心技術由公司研發,目前公司發明專利中紡紗技術有好幾個。王珺華不無自豪地告訴記者。

為了設計出具有時尚感的現代服飾,公司一直與香港理工大學合作,并專門組建了一個研究團隊,聯合國內新材料領域的專家成立了兩個院士工作站,主要從事技術研發,十年來已經持續投入了7000萬的研發經費。

借力互聯網實現模式創新浙江瓦欄文化創意有限公司是代表“時尚柯橋”參加2015世界互聯網大會的花型設計服務平臺。

瓦欄網自2012年建站以來,吸引了11個國家的3萬多名客戶和國內外1900多家花型設計工作室,成為了二者之間的橋梁和紐帶,幫助客戶加快面料開發效率和降低開發成本,幫助設計師實現自由設計和創業,大大提升了花型供需匹配的效率。

瓦欄網副總經理、“瓦欄學院”發起人、韓國STD花樣設計聯盟資深原創設計專家金南元認為,“中國文化是世界新的流行方向,紡織行業想要做大做強,需要更多優秀的花型設計師的加入,將中國文化畫出來。自1988年創建以來,浙江金蟬布藝股份有限公司已經走過了20多個年頭。

作為“企二代”的總經理楊衛身上散發出一種淡定穩健的氣場,在他接手后金蟬布藝經歷了一次蝶變。2016年10月,窗簾O2O電商平臺——“萬家簾品”正式啟動。據楊衛介紹,“萬家簾品”依托輕紡產業基地和天貓數據資源,聯合專注生產窗簾數十年的品牌廠家和優質加盟店,力求打造一個窗簾行業線上線下緊密結合的服務型品牌,真正實現“線上交易、線下體驗”的新模式。

“采用這種新模式后,每一款窗簾開發設計的周期大大縮短,銷量數據可以及時反饋給設計師,而在傳統銷售模式下,要3到6個月才能得到反饋。楊衛表示。

業內人士指出,傳統制造行業并非沒有出路,而是企業要找到自己的出路,這才是轉型升級的正確方式。

上一篇: 聚焦智能制造共話紡織發展...

下一篇: 1~5月全國紡織業投資同...

猜你喜歡

?GUESS YOU LIKE
產品推薦
發布求購者信息 x
*
*
*
*
梦幻卖眼赚钱啊吗